法甲

源初斩天 第二十章 你是--

2020-01-16 17:42: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源初斩天 第二十章 你是**

第二十章你是留氓

源初躲在古木后面偷偷的在远处观望,只见一个十一二岁的白衣少女正在与一头身形巨大的白猿斗的难解难分,白衣飘飘,长发舞动,虽然离的远,看不太真切,但是,凭借源初多年的阅女经验,他敢肯定,这绝对是一位祸水级的美女。

白衣少女虽然年龄不大,却能与源师境的三阶魔兽斗的旗鼓相当,不是某个宗门的优秀弟子,就是某个大家族的小姐,这样的英雄救美的机会摆在面前,源初怎么能不把握住呢,正所谓,走过,路过,不能错过。

想到这,源初趁着双方打斗激烈,没有注意到自己,利用古木的掩护,一点点悄悄的向战场靠近,直到距离战场不足五丈的时候,源初挺住了身形,仔细观望。

源初这时才发现确实如自己所料想的一样,这个少女的确是一位国色天香的祸水级美女,白净的面颊上镶嵌着黑宝石一样的灵动的大眼睛,眉如春山,眸如秋水,樱桃小口,时而邹动的眉梢带着一丝俏皮,气质空灵,宛如仙女下凡一般,源初只顾着看美女了,口水流了一身,已经忘记观察战场的形势了。

突然,少女一个疏忽,被白猿抓住机会,一双硕大厚实的白毛肉掌重重的击打在了美少女的胸前,少女向后飞出十丈多远,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口吐鲜血。

白猿并不打算就此放过少女,迈着大步,快速向少女扑了过去,抬起巨大的肉脚向少女用力踩去,少女看着扑来的白猿,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眼见着下一刻少女就要命丧白猿之脚,源初才如梦方醒,大骂了起来:“他妈的,敢非礼我的女人,老子剁了你。”

源初紧跑几步,追到白猿身后,然后,飞身跃起,心念沟通器伯,只见一枚蓝色的光球出现在右手掌心,源初右手猛的向白猿的后脑推出,蓝色光球狠狠的击打在白猿的后脑上。

只听见轰的一声巨响,白猿的尸体应声倒地,脑袋已经被完全炸没了,身体焦糊,鲜血混合着脑浆溅射的到处都是。

好在源初在抛出源气弹的时候及时停住了身形,否则,受到波及,现在也要落个重伤的下场。

源初没有理会白猿的尸体,快步跑到白衣少女近前,抱着少女柔嫩的肩膀,轻声呼唤道:“这位小姐,没事了,你现在安全了,你感觉怎么样,伤的重吗?”

白衣少女等了半天也没有感觉到白猿再次攻击自己,还听到一声巨响,现在又有人呼唤自己,知道自己应该是被人救了,于是,轻轻的睁开了眼睛。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浑身是血的少年,少年虽然与英俊潇洒稍微有些距离,但是,棱角分明,气质脱俗,非常耐看,眉宇间一股英气逼人,好一个少年英雄。

少女转眼看到了倒在地上的白猿的尸体,明白是眼前的少年救了自己,感受到少年略显粗糙的大手上传来的火热的温度,顿时,俏脸通红,想要站起来,可是,由于伤势较重,一下没有站稳,又要倒下。

源初急忙揽住了少女柔弱的腰肢,一股滑嫩之感传递了过来,令源初顿时血液沸腾,甚至身体某个部位都有了反应,两人都感觉有些害羞,顿时分了开来,尴尬的低头不语。

过了片刻,源初率先打破尴尬局面,轻声问道:“这位姑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伤的重不重,我这里有些疗伤丹药,不如你赶紧服下,以免伤势恶化!”

白衣少女也恢复了平静的神态,只是白皙的脖颈上还残留着一丝红晕,显示着刚才的尴尬。

少女敛衽一礼,轻柔的说道:“多谢公子刚才舍命搭救之恩,小女现在并无大碍,我身上携带有特制的疗伤灵药,一会只要服下,稍加炼化,应无大碍。”

源初尴尬一笑:“既然如此,不如姑娘现在就赶紧疗伤,我在此为姑娘护法如何?”

白衣少女沉吟片刻,点头答应。少女盘膝打坐,从怀中掏出一个储物袋,倒出两粒青色的丹药吞服而下,加以炼化。源初站在少女身前,警惕的观望着四周。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少女睁开了双眼,鲜血已经止住,气色也红润了许多,伤势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看着站在眼前的并不算十分高大,却如小山一样健硕的身体,少女心中莫名产生了一种久违的安全感,顿时,俏脸一红。

不过,很快又调整好了心态。少女站起身来,走到源初身边,敛衽一礼:“多谢公子护法,我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源初看着俏脸上还残留着一丝红霞的少女,嘿嘿一笑,厚着脸皮问道:“在下源初,初阳城源家就是我的本家,现在是星辰宗外门弟子,敢问姑娘芳名,家住何处?”

白衣少女略一犹豫,柔声开口:“小女名叫风飘飘,是东蛮风族的大小姐,今日奉父命前来魔风森林历练,不想遇到白猿袭击,多亏公子相救,才得以保全性命,日后定有答报。”

源初一愣,他没想到自己今天顺手救下的少女竟然是风族的大小姐。风族在东蛮可是赫赫有名的存在,是东蛮的一流种族,专修风之一道,实力强横,且人才辈出。

想到这,源初心里不由得一阵兴奋:“如果自己能将这风族的大小姐拿下,那绝对是一件极有面子的事情,而且,眼前的白衣少女又是绝色美女,自己应该不会吃亏。”

正在源初在一旁独自胡思乱想的时候,少女害羞的询问:“我的衣服都已经弄脏了,我想找个地方梳洗一下,公子是否知道这附近哪里可以洗澡吗?”

源初看着少女害羞的模样,又开始自作多情起来:“难道哥的魅力这么大,初次见面,就开始勾引我了吗?”不过转念一想,又推翻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源初故作镇静的说道:“风姑娘问我算是问对人了,我对这一带还是比较熟悉的,我知道前方十里山崖下有一处水潭,潭水清澈,可以洗澡!”

源初故意用了“洗澡”二字,而没有用“梳洗”二字,就是想试探一下风飘飘的反应,谁知道,她竟然毫无反应:“那就麻烦源公子在前带路了!”

源初无比失望:“风姑娘客气了,请。”

片刻后,源初和风飘飘来到了悬崖上,看着下面清澈的潭水,源初嘚瑟道:“怎们样,风姑娘我没骗你吧?”

风飘飘看着清澈的潭水顿时兴奋的跳了起来,小女儿姿态尽显,与刚才敛衽羞涩的形象形成巨大反差,但是,源初看在眼里却认为是令一种美。

突然,风飘飘脚底一滑,身体前倾,就要摔下悬崖,源初连忙上前想要扶住风飘飘,结果,自己脚底也是一滑,和风飘飘一起摔下悬崖。

好在悬崖不高,底下又是水潭,两人双双坠入水潭。扑通扑通两声过后,二人纷纷将脑袋露出水潭。两人快速游向岸边,吐了几口水,不停的大口喘着气,此时,二人浑身都已经湿透了。

源初喘了几口气,抹去脸上的水,无意间看到了眼前的风飘飘。

只见,湿透的白衣紧紧包裹着一具诱人的酮体,一对饱满的圆球状物体将衣服撑的紧紧的,象牙般的肌肤裸露在外,一双修长白皙的长腿浸泡在水中,挺翘的玉臀被包裹的棱角分明,看着眼前的如此美景,源初感觉身体的某个部位已经明显有了反应,不听话的直立了起来,撑起了一顶小帐篷。

这时,风飘飘也注意到了源初的眼神,又看到了一顶突然冒出来的小帐篷,当注意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顿时,俏脸通红,伸出修长的美腿一脚将源初踹入水潭,指着源初大骂起来:“你是留氓,你竟然偷看人家的身体,还,还,还…”

源初将脑袋露出水面,大声喊道:“我不是留氓,是你拽着我一起掉进水潭的好吧,而且,我也没有偷看呀,我是正大光明的看的好吧,当然,我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有点反应也很正常呀,更何况眼前还是一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呢。”

风飘飘听源初在那振振有词,气不打一出来,又骂道:“你就是留氓,偷看人家的身体,还在那狡辩。”说着,风飘飘突然双手向前抱拢,使出了风族的独门武技,【风暴】。

只见,一股青色飓风突然出现在源初周围,一个巨大的漩涡出现在源初身下,源初随着漩涡快速沉入水底,片刻后,风飘飘手臂向上一抬,飓风又将源初从潭水中拉了出来,抛向空中,紧接着,扑通一声,源初又重重的砸在水面上,沉入水底。

又过了片刻,风飘飘收回了飓风,得意的看着水潭,不一会,源初的脑袋再次露出水潭,快速游向岸边,扶着一块青石,大口吐水,差点把胆汁都吐出来了,吐了好半天,才又大口喘气。

足足过了半个时辰,源初才缓了过来,无精打采的看着风飘飘:“我说你也太狠了吧,不就是不小心看到了你的身体吗,你至于这么大反应吗,都快把我折腾死了!”

风飘飘看着源初狼狈的模样,哈哈大笑起来:“折腾死了活该,谁让你耍留氓来着,竟然敢偷看本小姐的身体,不让你知道本小姐的厉害,你怎么能长记性呢!”

源初本来还想再对付两句,可是,看着风飘飘随时准备再动手的样子,终于怂了,不过心里感叹道:“看来真是人不可貌相呀,刚才还是一副大小姐的模样,突然之间发起飙来,还真是吃不消呀,看来没有一副强横的体魄,是不能随便招惹美女呀。”

风飘飘看源初彻底怂了,得意的笑了起来:“好了,本小姐今天心情好,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以后要是敢再不老实,看我怎么收拾你,现在你赶紧到一旁为本小姐护法,我要洗澡了,你要是敢偷看,看我不把你眼睛挖出来!”

源初不情愿的走到一边,开始为风飘飘护法,心里却是暗自骂道:“哼,小丫头片子,先让你嚣张一会,等本少爷恢复好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不过源初也只是在心里嚣张一下而已,他心里其实也没有底自己到底能不能打得过风飘飘。

昆明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中国石化集团胜利石油管理局胜利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南阳治疗白带异常方法
湛江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