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魔导联盟第五百六十八章秀琳的命令

2020-01-24 07:50: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导联盟 第五百六十八章 秀琳的命令

过了一分多钟,伊凡和秀琳互相对视着,谁都没有说话,小楼的大厅里,静得能够听清彼此呼吸的变化

秀琳默默地低下头,轻叹了一声,几步走到楼梯下她没有睡着,连衣服都没有换,不是怀疑什么,只是太疲惫了反而睡不着了她听见了伊凡房间里的动静,也注意到有火属性的本源魔力气息,却没有开门查看究竟伊凡不像艾夏那么傻,他应该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

"你在房间里,跟什么人说话了吧?"

"……没有"伊凡支吾着回答假如他跟秀琳说了实话,秀琳一定会阻止他的

"那你怎么突然想出去找艾夏了呢?伊凡,我想你不是不知道,艾夏的失踪,并不仅是简简单单的‘失踪’而已"秀琳沉下脸来,"不能等我们明天去了伊德格拉修城之后再做决定吗?去问下拉克西丝芙洛蒂卡大人也好,不管――你从哪里听说了什么,我们都先了解清楚再说,好吗?"

可是秀琳她根本不知道,没办法了解清楚,已经等不了了啊

魔族的船只正以超乎想象的速度驶离帕兰大陆,很就会到达魔族的领土那个名叫莫琳诗的魔女说过,恩维的船非常伊凡也很想冷静下来仔细考虑一下,可一想到艾夏会被送到到处都是魔族的未知土地上去,他就法冷静下来

何况,就算到了伊德格拉修城,恐怕也法轻易见到拉克西丝吧,不然的话,拉克西丝为什么要大周章通过凯蒂把镜子交给他呢?

时间拖得越久,艾夏就越危险,就算去了伊德格拉修城也没用……这些理由,他法跟秀琳好好解释他忽然咬紧牙关,深吸一口气盯住自己的脚尖

"秀琳姐你是不是觉得艾夏不会回来了?"

秀琳愣了一下,神色肃然

"你只是假装很有信心吧,你觉得她跟魔族有关系,她已经不是以前的艾夏了所以你根本就没打算去找她,是么?"

话音里透着叫人吃惊的冷淡,片刻之后,他感觉秀琳好像要冲上来揍他似的,一股愤怒直逼面前

他知道秀琳比他理智还记得当初,他和艾夏遇到变成魔物的女仆,即使知道对方已经彻底失去了人类的心智,他们仍然没有想要对那个曾经是人类的怪物动手可是秀琳动手了,毫不犹豫

这就是执行者的果断,魔物当然还有魔族,本来就是敌人不管他们过去曾经是什么

"哎呀,我……小看你了啊,没想到你还有闲心观察你姐姐我呢"

出乎意料地,秀琳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好吧好吧有一点你说对了哟,你秀琳姐我是假装很有信心啦,其实啊,我一点信心都没有"话到末尾,秀琳陡然收起了笑意

"可是你啊,你真的以为我就一点不在乎她吗?我认识她的时间比你要长呐,小孩!"秀琳的眼睛明亮了一晃终于,她像个虚弱的病人似的,缓缓地,靠在了楼梯的栏杆上,露出了沉积已久的真实的疲惫

"我很想她啊,真的……我很想她我想要是她没有走……唉唉,经历了那么要命的事情,咱们三个再一起去喝个酒压压惊多好啊,你还记得吗?我可是记得很清楚呐,小丫头喝醉酒的样子我至今都还记得呐红扑扑的小脸蛋实在太可爱了,叫我这个当姐姐的,都好想狠狠地亲上一口呢……"秀琳漆黑的双瞳着一层怀念的朦胧

然而很,她就像是从美梦中苏醒那般,遗憾地长出了一口气

"可我早就明白了啊,一味地做梦……什么意义都没有就像我以前……我也想过……要是我,我没有提醒过他们……魔物的事该有多好,那样的话,我大概会一直跟家人在一起吧……前段时间,嗯,你也知道的,我父亲死了我努力去回忆他以前的样子,你想啊,我要是想不起来,那不就跟我没有父亲一样吗?可是,我满脑子都是他被压在废墟底下烧焦的样子,还有就是,他毕恭毕敬地叫我‘先知大人’的样子

"他是我父亲啊!他们,他们是我家人啊!我小时候不是一直跟他们生活在一起的么?为什么……他们要跟别人一样……非得跟我保持距离不可……非得那样对我不可!我想了很久,我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去想,我想他们大概也没有办法吧,我们都……没有办法"秀琳说着,眼神黯淡

只要相信着希望与奇迹,事情就会如你所愿吗?这个道理伊凡应该明白

那些年里,作为笼中之鸟一般的所谓"先知",秀琳是否也相信过,只要自己一直一直努力下去,就真的能够得到"上天"的眷顾,不必继续背负她根本法背负的重担?

可后,她还是不得不离开家园,不得不放弃,所有不舍的过去

奇迹没有出现

所有的希望,都只不过是做梦而已

一同前往沙漠南方的羽族之城时,秀琳曾经跟伊凡讲过这个一点都不好玩的故事,就像是在讲述跟自己关的经历,但伊凡仍能感受到秀琳那糟糕到极点的情绪,明明痛苦着,却对命[,!]运能为力

这种感觉……其实伊凡也算是体会过吧老实说,伊凡现在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想到秀琳会……突然跟他说这些

"就算我们希望艾夏回来,她就会回来吗?不是你秀琳姐觉得她跟以前不一样啊,你秀琳姐也不希望她忘记我们,也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啊!可我就是没办法好好安慰自己,我没办法给我自己信心!我也找不到一个好的理由去解释她所做的一切!她为什么恢复得那么?为什么中了那么严重的毒都没事?魔族为什么说她是‘使魔’又说她不是?她又到底是为什么离开的?你想过没有,这些都是很真实地,摆在你面前的问题啊!"

秀琳不愧是秀琳,很就从过去的回忆中挣脱了出来,语气比强硬

"可是……那又怎样?秀琳姐你已经习惯了吧,所以放弃也没什么,这种事情"伊凡怔了一会儿,轻声喃喃

这句话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根本就没有经过大脑思考,紧接着仿佛有一道闪电贯穿头顶秀琳猛然呆住,那表情就像是受到了当头一记重击

伊凡狠狠地深吸了一口气,慌忙转过身,僵硬地抬起手去抓门把手,想要尽离开秀琳的视野这一次他说的太伤人了,秀琳那仿佛被背叛一样难以置信的目光就像尖刀刺痛了他

冷风宛如拥有实质的刀刃自耳边掠过,只有拳头大小,却亮出獠牙的冰球猛力撞击在门上,迅速沿着门板铺成一层霜花般的冰,寒气瞬间凝成白雾扑面袭来伊凡立即回头

"啊啊,你……瞧你说的……不管怎么说,我还是你的老师呢"

身后,秀琳的声音里带着冰凉的,低沉的笑音,冰属性的那支双子星之魅稳稳地握在她的手里,枪口闪烁着冰之魔法的弧形寒光然而,那张映着寒光的脸上,分明是十分难过又十分失望的表情

"――就算不是你的上司,好歹我也是比你有经验的执行者呢好吧,既然你这么想……那我也直接一点好了我不管凯蒂给了你什么东西,我也不管你在房间里跟什么人说了什么话,总之这次,我是不会允许你单独行动的!"

没有什么道理可讲了

秀琳咬牙切齿地吐出了决不妥协的命令

苏州大学附属理想眼科医院预约挂号
旬邑县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最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宁夏白癜风治疗需要多少钱
唐山男科治疗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