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永恒蓬莱 第650章 御院状况 下

2019-12-05 07:00: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永恒蓬莱 第650章 御院状况 下

[燃^文^书库][]敬重归敬重,戚红棉隐隐约约以情动人的计谋,却没有怎么感动到夕遥。(шщшщuruoxiǎo說網首发)看来得早些离开御院,这样看来,御院还是有些魅力,可不能完全沉迷进去,到时候无法自拔。现在,夕遥每时每刻都在告诫自己,不要沉迷于一个地方,自己迟早要去云重鬼渊。

在云重鬼渊漂泊的日子,似乎才是夕遥最终的归宿。晚膳是很丰盛的,夏浅语确实有这个手艺,若是能去百味城培训两下,説不定会更加好吃。但不同的是,游知味和他的徒弟们,认为做饭是享受。夏浅语却变着法儿的推来推去,“夕遥,既然你不会酿酒,从明天开始,不如跟我学做饭。”

武宁打破,“不行,他要跟我学着种菜养花,没有食材,饭做得太好也没有用。”戚红棉道,“夕遥,你早些回去休息吧。”夏浅语阻拦道,“哎呀,师姐碗筷还没有洗呢?”戚红棉给了他后脑勺一巴掌,“这不都是你干的事儿么,他是新人,要多多照顾,我们有欺负新人的先例么?”

夏浅语和武宁翻白眼,欺负新人就是从戚红棉这里一手传下来的。邹志恒倒是没有欺负戚红棉,戚红棉把后面的夏浅语可欺负惨了。两个人硬着头皮,满脸笑容地对夕遥道,“没有,绝对没有,老五,你且回去休息,这些都交给三哥我来做。”

夕遥不知道这些人打得什么算盘,快步朝着房间走,那里还有两坛美酒需要处理呢。夏浅语见夕遥走后,不满道,“师姐,他不过是个杂役弟子,你什么时候改了性子,不欺负新人了。”

戚红棉xiǎo声道,“我告诉你们,这xiǎo子想要逃跑。”夏浅语站起来,“什么,好不容易来了个冤大头,居然想逃跑

,师姐,你是怎么知道?”戚红棉有些大大咧咧的性子,能够发现,只能説明夕遥做的太明显了。“我让他买酒给师父喝,好蒙混过关,可这xiǎo子推脱説没有钱,説什么与御院不合,干脆走掉好了。”

武宁费解,“昨天不是好好的么,怎么今天就有了逃跑的念头,咱们昨天对他可不错。”夏浅语道,“就是,我可做了拿手好菜。”戚红棉道,“武宁,这还叫好,你把人家丢在废弃的屋子里,什么都不管,这叫好。浅语,你总是唠叨着让他接手做饭的任务,这也叫好?”

着急甩锅的策略是不对滴,欲先取之,必先予之。邹志恒説了句公道话,“我看还是师父的样子,让他感觉到没有前途。还有,哪有别人一来,就变着法儿找人要酒喝的道理。”四个徒弟深以为然,“师父确实做得过分了,不过,要是不给他酒喝,説不定到时候犯浑,真把人撵走了怎么办?”

戚红棉指了指自己,“有你师姐在,这事儿还不好搞定,我给了他两坛葡萄酒,到时候献给师父,什么事儿都解决了。”夏浅语道,“这些天,看来不能过于压榨他,得给他一些甜头,让他觉得有便宜可占,老老实实呆在御院,到时候让他加倍偿还。”

这个策略是对了,感觉在杀一头羊,先得把它喂饱了。武宁打断道,“那黑金雕处处维护他,我们要想欺负他,恐怕不是那么容易。”黑金雕帮着夕遥打扫屋子的事儿,所有人都看见了。“对了师姐,他能使唤黑金雕的事儿,你有没有查到。”

尽是去打算怎么稳住夕遥,黑金雕的事儿,倒是忘得一干二净。戚红棉讪讪道,“我忘了。”夏浅语心道果然,“武宁,你挨着他住,晚上多注意一下状况,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让xiǎo金这些灵兽这般黏他。”

这师兄弟四人在算计夕遥,殊不知夕遥也在准备脱逃之计。夕遥打开一个酒坛子,葡萄酒的香味就溢出来了,“跳跳,怎么样,想不想喝。”跳跳欢快地diǎn头,腿勾搭在坛口上,俯下身体,就喝着美酒。等到他咕哝咕哝喝了个够,肚子都胀圆了。

夕遥将他拉出来,在地上有些步履阑珊地左右颠倒。葡萄酒理应没什么酒劲,这兔子或是不甚酒力,就这样醉了。夕遥抱起坛子,咕咚咕咚,一饮而尽。先前嘲笑跳跳的表情消失不见,也不知道戚红棉怎么酿的葡萄酒,居然有这么大的酒劲。

酒后吐真言,现在也没什么好吐的。夕遥倒在床上,人事不省。期间,黑金雕和那些云雀都光顾了一遍,夕遥没有修行,无二次气体可以利用,都失望地离开。钱宁在隔壁书房里一直守着,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有淡淡的酒香飘逸过来,惹得他直流口水。

“师姐酿酒的本事儿,可是越来越厉害。这封坛的美酒,香味还是这么浓。”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献给师父的酒,被夕遥给喝光了。今夜,他一直守在书房里,隔壁房间有任何异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但夕遥根本没有什么异动,烂醉如泥。

折腾了一宿,觉没睡好,什么也没有发现。夕遥在早晨醒了之后,把空酒坛装上了水,然后按着原来的包装封起来。夕遥嘿嘿笑着,“若是这样的酒,那胡疯子还不生气的话,也就不配有疯子的称呼了。”嗜酒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喝到假酒,这一手,也足够让人恼怒的。

虽然离开御院,可能更加危险,夕遥已是别无选择。从御院中逃离出去,就去找人借够了钱,去一趟无极书楼。到现在,也不管面子不面子的问题了。中三楼不用想了,一百万币,别人敢借,他还不敢收。偿还能力有限,也不敢多借钱。借到七万,加上令牌你的三万,去书楼里走一走,看看能不能找到相关的路子。

这一次,即便没有找不到路子,也要离开书院,往云重鬼渊走了。在御院的下方,那些鬼鬼祟祟的人们,只怕是云家和林家派来的杀手。之所以不敢来,怕是忌惮这胡疯子吧。

汕头附近最好的妇科医院

武汉大学医院怎么样

长春牛皮癣医院那家强

温州治疗癫痫病费用

德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小孩老咳嗽怎么办
小孩感冒怎么办
三个多月的宝宝咳嗽怎么办
宝宝咳嗽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