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纨绔邪皇 三四一章 何其之蠢

2019-09-13 20:39: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纨绔邪皇 三四一章 何其之蠢

楼峰口内,一座宽阔的军帐中,彭莹玉手拿着安国府军呈交的战书,看着那离去的使者,若有所思。

而待得那使者远去之后,旁边立时就有一位虎将起身:“大将军,那安国公竖子必然有诈!”

――自从起兵之后,彭莹玉就不再自称堂主,而是受大乘天国册封,号为天净大将军。

“诈从何来?”

彭莹玉斜扫了旁边这人一眼,那是他部将李轨,战场上凶悍绝伦,可脑子的份量,却与猿猴相当。

“这个――”

李轨一阵犹豫,他只是感觉不妥,可也说不出什么所以然。听说那个纨绔子,最是狡诈阴险不过的,

之前此人破苍南寇军时,手段就阴毒得很,让人大出意料,

他们大乘军原本也是不带帐篷的,可在听说了这事之后,便连夜组织了老小,赶制了一匹军帐出来使用,以免重蹈覆辙。

故而李轨今日,是本能的防备。感觉这嬴冲,绝对是没怀好心。

彭莹玉也没指望这人能说出什么道理出来,当下又眼望帐内:“尔等有何见解

?本将有意应下此事,却不知是否还有其他疏漏,”

诸将都是一阵沉默,如今军中的困境,他们都看在眼里。前有楼峰口雄关,后有匈奴铁骑,偏偏军中的粮草也所余不多。哪怕收紧口粮,也最多只能撑个十七八日。

那位安国公的邀战,他们怕是不得不答应,也是唯一的破敌之机。否则有那十万大军,屯于楼峰关中,根本就无可能将之攻破。

更使人绝望的是,据说这大军的数量,还在与日俱增。

良久之后,才有一人起身;“安国府邀战之意只怕是真,不是有消息说,此人即将督冀宛诸军事?如今匈奴南下,他身为权破虏军节度使,防地云中,只怕也无法坐视。”

又有人道:“那竖子定是不怀好意的,只是给的时间太急,我等想不出所以然。不过后方战场,我等却可预先布置一番。”

“只有一夜时间,能布置出个什么所以然?倒需防备那云光海,此人的土行之术,最为棘手。别被这位来个一日建城!”

“既然要应战,那么何时拔营?以属下之见,那安国公说不定是要在体力上做文章。明日决战时,我等体力的损耗,要远胜于安国府军。”

“正是!我等明日凌晨退后,等到双方布阵,都需三五个时辰。那时我等,只怕已气虚体弱,”

“这倒好办,提前撤离便是,明日清晨,我军可在峡口处以逸待劳。”

“还有,何部先撤?何部后撤?这也有讲究,需事先定好规矩。免得事到临头,一锅乱麻。最好是一部护教军断后,其余诸军依次后撤。”

“再有布阵,敌军虽少,却皆为老卒精锐,装备不次于边军。我等的胜算,最多只五六成而已。”

彭莹玉静静的听着,若有所思的看看帐外渐深的夜色,心想这倒是个问题,看来今日晚间,必须让部分人马,提前拔营后撤不可了。

这时李轨又不解道:“何需就定要选在明日,让他推后几天不行?”

此言使帐中诸人为之一寂,彭莹玉则淡淡扫了他爱将一眼。心想这真是猪脑子,等再过几天,那楼峰口后的大军,将会增至十五万,还是二十万?

真要决战,那么时间自然是越早越好,这也是在场诸将,怀疑安国府不怀好意的因由。

那位还未到加冠之龄的竖子,可是以三万弱旅,连续击破了苍南寇军,并且扫平武阳嬴氏的人物。

如今天下,谁还能再以黄口小儿视之?

似这般聪明之人,这次就真会有这么好心?选在他们最不利的时机与他们决战?

可哪怕明知如此,他们也不能不赌上一把。所以诸人从头至尾,都未出言怀疑过那嬴冲战书,是欲将他们戏耍。

※※※※

“递战书?他明日要与彭莹玉的大乘军决战于北面峡口之外?”

同样感觉惊讶的,还有身在几十里外的嬴弃疾。

这位踏出了他藏身的洞窟,遥目往远处楼峰关那边看了过去。可却毫无所得,那里并非是野外,楼峰关内的阵法,可以最大程度的遮蔽得道之人的视线。

且未免使嬴冲军中的权天境强者惊觉,他们不得不远隔着六七十里距离隐藏。故而此刻当他一眼望去时,除了一片漆黑之外,就全无所得了。

“那竖子不可信,他定是心怀叵测。彭道友他,莫非还真准备答应?”

对于那嬴冲的阴狠诡诈,嬴弃疾是深有领会,忌惮甚深,那是个更胜于他母亲向葵儿的孽障,且不择手段,毫无底线。

“他是不能不应承吧?”

身后传来一个阴柔的男子笑声:“粮尽之后,又有匈奴军至,他总不能眼见着自己部属沦入死地。且哪怕嬴冲最终死于我等之手,对他那大乘军,又能有多少改善?这就好似你我,不得不在近日对他动手一般。”

嬴弃疾想了想,也觉如此。嬴冲擅于利用大势,嬴氏之败,皆缘由于此。

此时的彭莹玉,也是同样的困境。

“说到此事,你们究竟准备何时动手?难道真要等王承恩与傅金蝉赶至之刻?”

王承恩与傅金蝉这二人,一为堂堂镇国,手掌仙元神甲,在宫中实力仅居米朝天之下;另一位也是柱国御卫,人虽只权天境,可也与出手金银原半山同样,是能抗衡权天境的存在。大秦武道极盛,不但镇国的实力,远超其余诸国,下面的柱国,也有一大半可比肩权天,而那傅金蝉,正是其一。

一旦这两位到来,只怕他们下手的机会,更为渺茫。

“这么急做什么?”

那男子一笑:“大约就是明后两日了,需等他们到了再说,且最好是能将此子,先诱出这座关城。别忘了如今那嬴冲麾下,可亦有着四五位权天,难道嬴兄现在,就很有把握不成?”

嬴弃疾一阵沉默,目中现出晦暗之色,此时的嬴冲部属,确实是战力强横。虞云仙不论,那许褚,原半山,叶秋,都是以非权天之身,而达至权天战力者。甚至当日出现的那个小女孩,亦需注意三分。实力鼎盛,几乎直追五年前的武阳嬴。

没有足够的权天出手,确难成功。

“殿下的意思,是将那虞云仙也一并拿下。”

那阴柔男子,也走到了嬴弃疾的身侧,将那面孔暴露在了月光之下。竟是人如其音,五官秀丽,面色苍白,气质阴谲难测。

“这次必要一举建功不可,否则陡耗人力。故而若无合适的时机,本座宁愿再等候些时日,也不愿打草惊蛇。且道友你也无需太担忧,这次随他们来的,还有一件圣器!”

圣器?

嬴弃疾侧过了身,心想是三十六圣器之一么,就不知是哪一件?

※※※※

当嬴冲接待完左天苍的时候,就已接到了彭莹玉的回信。那位天净大将军,已经同意了他的决战之请,约定明日清晨,辰时左右,双方布阵于楼峰口之北,决一死战。

这早在他意料之中,嬴冲并没怎么在意,只专心一意的巡查诸营。

明日决战在即,他身为名义上的主将,总需得对自己部下的战力高低与状态,都有个大致了解。

毕竟是时隔六日,他掌握的信息与军情,与之前多少有些脱节了。而大战之刻,一丁点的误判,都可能造成大败。

可走访下来的结果还不错,杨业与种师道的部下两镇,在此地经历十数日磨练后,已成精兵。

至于折克行等部,至少勉强能将知兵,兵知将了,

然后他巡营时,还有鼓舞将士的。嬴冲口才很是不错,可他却并没有在这刻展露出来,只是温言抚慰,让众人安心。

这是他从孙师那里学来的,在大战前夜把将士鼓舞的太兴奋,夜晚就必定睡不好觉。等到第二日,反而会精神萎靡。

眼下他这些部属,最需要的就是好好休息。激发斗志这种事,可待明日再说。

只是嬴冲才巡营巡到了一半,就又接到了消息。对面已经有数师之众,总计十数万人,正拔营而起,似欲提前退出楼峰峡口。

嬴冲闻言后直接楞住,然后不可思议的笑了起来:“在这夜间拔营?他们是怎么想的?脑子里面是进水了?”

看来之前的布置,都是无用功,他太高看对面了。换成是组织严密的边军禁军,这么做倒是无妨。可换成是一群本就士气低迷的寇军,这是找死吧?

――是何其蠢也?

此时杨业与种师道等人也都在场,闻言却皆神情错愕不解。他们刚才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还感觉对面的大乘军,行事颇为谨慎,果然深谙兵法来着。

可怎么在嬴冲口里,却是‘脑子里面进水’了?

嬴冲只扫了诸人一眼,就知究竟,他也不解释,只吩咐道:“破敌之刻,就在此时。诸将即刻起召集所部之军!不得鸣鼓吹号,亦不得大声喧哗,全军以静为上。”(未完待续。)

小孩口臭
汉森四磨汤口服液是中药吗
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宝宝发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