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晓荷·四季的故事】双面人(小说)

2019-09-14 06:10: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凤凰山岭山上有一座规模不小的寺庙,香火一直不断。庙里的主持叫 冰,法号“圆戒”。这个圆戒可不简单,名气不小。传说他不但佛法高深,而且每年都善事不断,附近的村民收到他的资助和庇佑以及讲解佛法经书,还真的没少有案件发生。令人欣赏的是,圆戒住持行事低调,只管埋头做善事,从不在报刊电视上露面。他最喜欢在寺庙端坐,微闭着二目敲击着木鱼,念念有词诵经。时光如流水,日子就在他这一声声的木鱼之音中飞快的过去了十年。
某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寺庙突然来了一位笨掇的聋哑挂单人。所谓的“挂单”,乃是佛门的一个说法,意思是说,凡是佛门中人,僧人或者居士(就是在家信道的人),只要路过寺庙都可以在里面歇脚、用斋、投宿。这个聋哑人长相一般,身材适中,走路还一瘸一拐的。然而,他住了七八天之后仍然没有走的意思,圆戒知道对方能听见自己说话,于是就去问他是怎么回事?他对圆戒住持比比划划说,自己的父母前年就去世了,因为是聋哑人有残疾,不好找工作,前天闻听这个寺庙要招一个打杂的僧人,所以就不远千里来投奔了,请求住持一定要收下自己。圆戒又指着他的腿问,是怎么伤的?聋哑人说,在半路上被流浪汉袭击,打伤了。圆戒撩起对方的裤腿一瞧,果然如此,那人的腿上有一个大大的疤痕。他架不住对方的恳求,圆戒沉思片刻就说,也好,反正你也无处可去,就留下好了。这样吧,你的身份证丢失了,又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本住持给你取个名字,你是春天来的,就叫阿春好了。聋哑人一听,连连躬身感谢,比划着说很喜欢这个名字。就这样,阿春就在寺庙里住了下来。
转眼就到了夏天,这个夏天有点邪门,一直就不停地下雨,整整下了半个多月。距离凤凰岭寺庙不远的上官村处于低洼地带,很自然就发生了洪涝灾害,上级连忙派人派送物资来救援,奈何道路被大雨截断,物质和人就是上不来。上级又打算派直升机来救援。怎奈天空乌云密布,大雨还是倾泻不停。最后决定,还是从水路走。因为水流太急,又是逆水而上,所以就耽误了行程,而此时,圆戒住持带领寺庙所有僧人全部投入了抗涝抢险的队伍里,阿春自然也是不例外,他的腿伤在寺庙也养的差不多了,只是还有点瘸。圆戒看着阿春抢险救人非常卖力,走过来拍拍他的肩头关切的说道:“阿春,悠着点劲,你的腿伤还没好利索。”阿春比划道:“住持,俺没事。能顶住。”圆戒点点头走开了。
抢险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大雨突然停了,没多久抢险大部队也全部到齐,众人齐心协力,终于将全村的人全部安全转移。三天之后,大水退去,圆戒又带着僧人做了大量的善后工作。第五天,省电视台的人来了,要为圆戒住持做一个专题采访报道。可是,他们在寺庙外等了好久,圆戒住持愣是没露面,只是打发自己的徒弟阿秋出来说,住持偶感风寒,正在休息,不宜打扰。省电视台的人无法,只好悻悻而归。
一切归于平静,日子又开始不疾不徐的流逝。话说这一天,阿秋不知吃了什么东西,肚子一阵阵的不舒服,接连不断的跑茅房。当他第五次从茅房出来的时候,突然发现阿春的房门口有人一闪而逝。他心中一惊,是不是来贼了?于是连忙仔细擦了擦眼睛,定睛再一瞧,哪有什么影子?心中嘀咕道:一定是自己看花眼了,阿春一个残疾人,又没有什么积蓄,哪里会有人偷呢?他摇摇头,捂着肚子走进自己的房间,倒下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翌日清晨,阿秋在和阿春打扫庭院的时候,突然悄悄对他说:“阿春,我昨晚上茅房,似乎看见你的窗下有影子……”阿秋的话还未说完,就被阿春一把捂住嘴给拖到僻静的地方,然后比比划划着哀求道:“阿秋,别瞎说!俺怕鬼!”阿秋眨眨眼,甚觉好笑,他点头道:“好好,我不说就是了,不过呢——你是不是要表示点什么啊?”阿春摸摸头,又摸摸后脖颈,随后一咬牙一跺脚,从口袋里拿出五百元钱递给阿秋,比划着说道:“俺怕鬼这事不许说出去!也不能说你吓唬俺说俺窗前有影子的事。”阿秋看见那五张百元大钞,心里掩饰不住的兴奋,眼睛放着光,他知道那钱是住持奖赏给阿春的,奖励对方在抗洪中的表现。自己虽然没不怎么突出,但是毕竟也出力了,住持师傅竟然给自己五十元钱,还不够塞牙缝的。阿秋连连点头,抢过五张百元大钞,迅速塞进贴身口袋里。
晚上,一条人影偷偷溜出去,敲响了一户农家院门。门吱呀一声开了,那人影四下张望了一阵,快速的闪了进去。彼时,夜深人静,四野无声。另一条影子悄无声息的飞身跳进院落,趴伏在窗前啼听,屋内一男一女的声音毫无遗漏飘进影子的耳朵里。
“阿秋,你个死鬼,怎么好久不来了?是不是忘了老娘了?”一个女人嗲声嗲气的埋怨道。
“哎呀,小宝贝,你是不知道啊,最近住持那个秃驴也不知是怎么了?特别小心,规定不允许晚上出来破戒,我今晚是偷着出来的,待不了多久就要马上回去。”果然是阿秋的声音。
女人颇不满意的说道:“死鬼!那这么屁大功夫,你出来干嘛?”
过了一会儿阿秋道:“你看,这是什么?”
“啊呀,你咋又有钱了?哪里来的?”女人惊叫道。
阿秋得意道:“是阿春那个傻小子。我就说我晚上看见他窗前有人影子,吓得他啊,差一点没尿裤子……”
“死鬼!人家胆小你还吓人家,真缺德——就为这个给你钱?”女人笑骂了一声。
阿秋道:“那个阿春特爱面子,他不许别人知道他胆小,也不许我把看见人影的事情给说出去,估计是怕说出去,脸上无光。”
“那你到底是看见没有啊?真的有影子?不会是真有鬼吧?”女人疑惑的问道。
阿秋道:“我也不敢确定——管他呢,能诈出钱来就行。那个老秃驴好长时间不给钱了,越来越抠了。”
窗外的影子听到这里,将门上的青铜小铃铛轻轻摘下来,随后马上悄悄的转身跃出院子,顺着来路消失在夜色中。
下弦月升起来了,一片苍茫之色。
洛书镇,冰河小区。
第十五栋楼三单元二十一层那一扇窗口,还亮着微弱的灯光,很显然是卧室台灯发出的光亮。寺庙住持圆戒的家就在这里。
“师傅,怎么还不睡呀?”身旁的女徒弟阿兰轻声问道。
圆戒为她拽了拽毯子,低声道:“阿兰,你先睡,师傅等会儿就睡。”
哦。女徒弟阿兰哦了一声,转身又睡去。
圆戒仰头靠在床上,突然想起了白天发生的事情。
早上,阿秋不小心把一个铜炉打翻了,圆戒惩罚他跪一天不许起来,不许吃饭。阿秋熬不过去,就跟圆戒说,他有一个秘密告诉师傅,能不能免于责罚。圆戒漫不经心的说,什么秘密?你先说说看。阿秋就把那一晚的事情说了。圆戒的目光一闪,赶紧把阿春叫来对质。阿春听完圆戒的询问,不言不语的拿出一个铜制的小铃铛,对圆戒说,阿秋破戒了,更应该惩罚他。
最后的结果是,双方都不承认各自的事情。圆戒也问不出什么了,只好命人把他们先关起来,明天再说。是其中一个人在说谎呢?还是两个人都在说谎。圆戒搞不清楚,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到底谁在说谎。不知怎么的?他突然觉察到了一丝危险,也嗅到了一股寒意正在袭来。往事一幕幕闪现在眼前……
圆戒住持以前不叫 冰,他的真名叫赵长水。本是距离凤凰山一百里外的赵家庄人,因为赌博与人发生口角,被对方打伤。此后,他怀恨在心,盯了那人二十多天后,掌握了对方的底细和行踪。他知道那人是一个包工头,手下有一个百人建筑工程队,很有钱。于是,就动了报复杀人勒索的心思。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那个包工头有一次要账回来,在一个饭馆喝的有些醉了,路上就被赵长水和他的发小给劫了。赵长水把他折磨致死之后,搜出对方身上五千元钱和两部手机,他和发下对半分了之后,就带着那两千五百块钱很快就逃离了。他一路上,不敢用身份证和银行卡,躲避着警察的追捕,因为他以前打工的地方有不少人信佛,每日里耳濡目染,也对佛法有一些肤浅的认识,关于佛家理论也能说上几句。利用这点,他伪装成信佛之人,谎说自己姓韩,以“挂单”的理由,在寺庙歇脚、用斋、投宿。在当时,由于赵长水没有身份证,无法登记获得戒牒。所谓的戒牒,就是受戒僧尼证明自己的凭证。他只能不停地辗转在各地的寺庙,还是以挂单的方式躲藏其中。平日里他打坐听经,帮着打扫卫生。可一旦听到什么风声或被人识破,他就会毫不犹豫立即转移。
同年秋天,赵长水来到某个寺庙,被当时的住持收为弟子,以 冰的身份剃度皈依。师傅给他取了一个法号,叫“圆戒”。赵长水化身成为圆戒后,依靠寺庙和住持的名气,慢慢有了自己的人际圈和信徒。一段时间后,全国开始网上追踪逃犯,他惶惶不可终日感觉有警察在追他,于是辗转去了外地,同样还是躲藏在寺庙里。在外地一个寺庙里,他试图用自己哥哥的身份证来登记,试图获得戒牒。但当时的工作人员看了一眼身份证后发现不是他本人,便一口拒绝了他的请求。万般无奈之下,他在别人人的帮助下,通过不法手段办理了一张户籍为外省某村的身份证,获得了第二个身份“韩冰勇”。之后他以韩某的名义在外省某寺庙获得了戒牒,正式成为一名宗教人士。
赵长水逃亡这一段时间内,办案警察换了好几茬,但是仍没有停止对他的追捕。狡猾的赵长水把在外省某村的户口签回了凤凰山附近的凤凰县,而不是原籍舞阳县的赵家村。这一下就扰乱了警察的视线,影响了调查方向。斗转星移,这样又过了七八年,一直到现在。赵长水在外逃了整整十五年。他原以为自己整了容,身形也胖了,一切都与那时候不一样了。并且自己参加佛教活动集体拍照的时候,从来就没正眼看过镜头。如此小心,应该不会有事了。时过境迁,警察一定是把自己给忘了,只是没想到又出了阿春和阿秋这样的事。
赵长水翻了一个身,蓦地感觉没来由的背上冒凉风。他呼的一下坐起来,想着不能因小失大,为了保证自己的安全,还是把阿春阿秋打发了才是。如今自己混到这个地步,着实不易,不能让那两个家伙毁了自己。如今这情形,倘若不惊动警方的话,是万万不能再杀人的。如果杀了他们,警察一定会找到自己的头上。那样的话,自己的逃犯身份不就暴露了吗?
第二天,赵长水来到寺庙,给了阿春和阿秋一笔钱,草草的就把他们打发走了。接下来的日子,还就真的风平浪静了。赵长水这才安下心来,每日里照常诵经照常行善事,私下里照常与自己的女徒弟鬼混,收受各地信徒的钱财。时间一久,他还真认为自己就是佛门之人,早已经立地成佛了。有时候他还想,不就是杀了个人吗?自己做了那么多善事,也应该能洗尽罪恶了。
这个冬天很冷,赵长水早早回了家,他与女徒弟刚刚吃过晚饭,就闻听到了叩门声。他刚刚打开门,一群警察就冲了进来,不由分说把他按倒在地上。警官问他:“你是不是韩冰勇?”他回答:“是。”警官又问:“是不是赵长水?”他迟疑了一下,颤抖着回答:“是。”
在警车里,赵长水恢复了淡定,不断的自言自语:“解脱了,终于解脱了……”
审讯的时候,赵长水供述了自己的杀人和潜逃的全部经过。末了,他突然问道:“警官,我知道你们抓了我的发小,但是我不明白的是这么多年了,我已经整容,身体也不像原来那么消瘦了,并且行事一直很低调。你们……你们是怎么得知我身份的?”主审的警察一按铃,两个身材适中的警察走了进来。
“赵长水,好好看看他们是谁?认识不?”主审警官淡淡问道。
赵长水仔细一瞧,惊讶叫道:“你……你们不是寺庙帮厨的小郭子和阿春么?”
“想不到吧?他们是我们警局最优秀的侦察员郭建明和王晓春,为了收集到你的铁证,化装潜伏侦查了几个月,终于确认你就是十五年前杀人在逃的主犯赵长水。”主审警官沉声说道。
原来,那晚的人影是郭建明。因为种种迹象表明,寺庙住持圆戒很可能就是潜逃十五年的逃犯,只是还不能最后确定。就这样,郭建明奉命打进寺庙卧底,以帮厨的身份暗暗调查核实赵长水的身份。十几年了,赵长水的反侦察能力日益增强,而且他行事处处小心,三个多月了始终没有露出破绽。有一天晚上,赵长水去为一个新开业的老板讲佛法还没回来。郭建明趁此时机悄悄去他的房间搜查,只是什么也没查到,他大失所望的回来时候,与阿春研究对策出来的时候,不小心被起夜的阿秋撞见。第二天听见阿秋以此来威胁阿春要钱,突然就有了主意。晚上,他就又跟踪阿秋去了那户农家小院,摘走了对方门上的铜制小铃铛,回来悄悄放在阿春床头,并留下一个纸条。所以,就有了后来的阿春与阿秋的互相揭底指责。这样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打草惊蛇。果然,赵长水一下子被触到了神经,感觉到了危险,他做贼心虚,第二天就把阿春和阿秋二人打发走了。当晚,赵长水又是一夜未归,郭建明终于寻到了他的密室入口,发现了成捆的人民币以及他与家人唯一的一张全家福。如此一来,警察就肯定了他的身份,认定他就是十五年前杀人潜逃的罪犯赵长水。由于赵长水在当地有名望,况且又是佛门之地,为了保证不出意外,警察决定在他家里张好大网抓他。冷风中守候了十几个小时,终于把这个逃犯抓住。
赵长水闻听警官介绍完,无力地垂下头,自言自语喃喃道:“沾过血的灵魂,就是立地了,也难以成佛,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至此,一个杀人犯的双面人生终于落下了帷幕。

共 509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精彩的传奇小说,叙述民警追捕杀人逃犯的故事,情节曲折,双方斗智斗勇,最后正义战胜了邪恶。小说以“双面人”为题,叙述杀人犯赵长水化名整容到寺庙当了住持,在外逃了整整十五年,办案警察通过长期追捕,最后打入寺庙内部,掌握了确实罪证,抓捕了逃犯归案,一个杀人犯的双面人生终于落下了帷幕。感谢发文分享,推荐阅读共赏!【编辑:秋觅】【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8021100 2】
1 楼 文友: 2018-02-09 11: 0:08 小说叙述民警追捕杀人逃犯的故事,情节曲折,双方斗智斗勇,最后正义战胜了邪恶,抓捕了逃犯归案,一个杀人犯的双面人生终于落下了帷幕。感谢发文分享,期待更多精彩!
2 楼 文友: 2018-02-09 19:40:22 题目别致,立意别出心裁,情节波折,主题突出 邪必胜正 。拜读学习佳作,问候作者!
 楼 文友: 2018-02-11 22:15:0 恭喜精品!姐厉害了。再接再厉 红尘不过一段路程,你路过我,我错过你,然后各自前行。小孩口舌生疮
拉拉裤尺码怎么选
宝宝上火
小儿流鼻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