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为学生减负的步伐坚定有力

2020-01-16 07:49: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鲁网1月3日讯 中小学生减负,是个备受关注的话题。

中国家长一方面重视教育、希望孩子学习好,另一方面又希望孩子摆脱高强度的学习。在一系列减负政策的推动下,社会和家长对减负逐渐有了全面、正确的认识,对“减负并非没有负担,而是要让学生负担合理、适度”也逐渐达成共识。

然而,在把校外培训机构初步纳入规范有序的轨道之后,中小学生减负仍然要走过不少坎儿。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学生减负正与中国教育改革的步伐一起,迎难而上。

(一)

支持声与质疑声并存,再次印证了减负这个“老大难”问题的复杂性。这场争论背后,实际是对家长、等各方在减负观念和目标上的纠偏:减负并非让学生没有负担,而是要让学生的负担保持在适度范围之内。

2018年春,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以治理校外培训机构为切口,新一轮学生减负拉开了序幕。

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清理杯赛、规范校外线上培训机构、全面提升义务教育质量……如果将此轮减负放置到几十年减负举措的大背景下,不难看出,学生减负正逐步走向系统化。

2018年底,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印发《中小学生减负措施》(简称“减负30条”),这是第一个全面系统推进中小学生减负工作的文件,明确了学校、校外培训机构、家庭和各方的责任。

2018年底到2019年,宁夏、重庆、甘肃、上海、云南等20余个省份陆续出台了地方的实施方案。上海从优化课程、提高质量、规范校外培训机构、科学评价考试、家庭社会协同等5个方面综合施策,给中小学生“松绑”;宁夏健全落实减负的工作机制,提出全面实施“互联网+教育”减负行动;浙江的“减负40条”把重点放在解决学生学业负担过重和执行各项规范出现偏差等突出问题上。

伴随地方减负实施方案的出台和落实,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少部分家长对减负提出质疑。实际上,这背后反映出大家对部分地区推行减负举措时“一刀切”做法的不理解。

“家长希望孩子取得更好的学习成绩,这种心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这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提高教育质量以及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的目标本质上是一致的。”在对家长的焦虑情绪给予回应时,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表示,要对减负有全面、正确的认识。

什么是该减去的负担?强化应试、机械刷题、超前超标培训等造成的不必要、不合理的过重负担,应该减。相反,国家课程方案和课程标准规定的学习内容,是学生应尽的学习义务。而认真学习、勤奋学习、刻苦学习,是我们的传统美德,应该鼓励。

与此同时,要补足德育、体育、美育和劳动实践等短板,并按照不同学生的学习兴趣和需要,坚持因材施教,提供选修课程、弹性作业和帮扶辅导,积极拓展学生的学习空间,保障学生达到国家规定的学业质量标准。

这实际上对各方的减负观念和目标进行了纠偏——减负不是简单降低课业难度、减少作业量,不能搞“一味的”“一刀切”减负,而是应按照学生全面发展的要求科学减负,有减有增,优化学生课业负担,使学生负担保持在合理的、适度的范围之内。

(二)

即便把校外培训机构纳入了规范有序的轨道,在学生减负的征程中,也仅仅是其中一步。巩固治理成果、防止反弹、应对新情况新问题,依然任重道远。

经过了为期一年半的专项治理,绝大多数校外培训机构纳入了监管之中,存在安全隐患、无办学许可证等有突出问题的校外培训机构基本完成整改。按照2018年8月发布的《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自上到下,校外培训机构管理的有关制度体系基本建立。

在整改过程中也发现了一些新情况。一些培训机构把阵地开到了线上,造成了“线下减负线上增负”等新现象。为回应这一现实问题,让校外教育培训回归育人的正常轨道,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提出实施备案审查制度,探索“互联网+监管”机制,全面推行黑白名单制度,标志着规范校外线上培训迈出关键一步。

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是项系统工程,必须统筹学校、社会和家庭教育,既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培训行为,又同步改进中小学教育教学,提高学校教育质量和课后服务能力,强化学校育人主体地位,积极推动家长转变教育观念,做到标本兼治、务求实效。

但即使完成了校外培训机构整改,也只是将其初步纳入了规范有序管理的轨道,在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改革征程中,这只是其中一步。

学生减负要注重疏堵结合,学校要通过深化教育教学改革提质增效,精准分析学情,注重差异化教学和个别化指导,解决好学生学习上“吃不饱”、“消化不了”、需求多样等问题。

截至2019年11月中旬,已有29个省份制定了关于建立中小学课后服务制度的意见,绝大部分省会城市和计划单列市也制定了具体实施办法。

“实施课后服务工作两年多来,全市成立了近1.2万个课后兴趣小组和社团,校外培训机构办班数量明显减少,80%的家长可以正常上下班接孩子。”沈阳市教育局、局长闫凤霞说。

在学校之外,减负需要家庭教育的协同,家长需要树立科学的育儿观念,理性帮助孩子设定人生目标,才能使学校和家庭在减负问题上同向同行,形成合力。

减负困局的产生有诸多深层原因,家长需要转变“拼娃”观念,要扭转“唯分数”倾向,真正改变“一考定终身”局面,达到公平、科学选才的目的。在这个意义上,减负首先需要一场观念和认识上的革新。

(三)

减负指向了基础教育的系统改革,要打破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局面,通过提高质量、优化课程、科学评价等举措,综合施策、标本兼治。

减负指向的是教育改革的系统性命题。

如今,减轻中小学生繁重的课业负担,已成为回应人民群众关切的切入点,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突破口,以及全面深化基础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重点任务。

全国教育大会以来,学前教育、义务教育、普通高中改革发展3个文件的印发,对新时代基础教育改革作出了系统设计,标志着我国基础教育迈入全面提高育人质量的新阶段。

其中,2019年6月出台的《中央 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明确提出,提升智育水平,坚决防止学生学业负担过重,并在作业布置与批改、考试次数、命题导向、学业评价等方面,既有约束性要求,又有指导性建议。

提高课堂教学质量和课堂效率是学生减负的关键,需要发挥学校的主体作用,强化课堂的主阵地作用。换句话说,让学生在学校和课堂上就能够弄懂学好,把功夫下在校园内、下在课堂上。

为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基础教育的决策部署和全国基础教育工作会议精神,2019年11月,教育部印发了3个重要配套文件。其中,《教育部关于加强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命题工作的意见》提出取消初中学业水平考试大纲,减少机械记忆试题和客观性试题比例,实现了从考什么、学什么到学什么、考什么的转变;《教育部关于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基础教育教研工作的意见》尤其加强了对课程、教学、作业和考试评价等重要环节研究;《教育部关于加强和改进中小学实验教学的意见》提出2023年前要将实验操作纳入初中学业水平考试,考试成绩作为高中招生录取依据。这与“减负30条”的要求一脉相承,将对教育教学改革起到重要的引导作用。

从深层次看,减负难在改变“错误的教育政绩观”和“片面的考试评价观”。各级和教育行政部门,不应片面地以升学率考评学校和教师,更不得给学校下达升学指标。同时也要深化中高考命题改革和招生入学改革,切实提高命题质量,注重考查学生的综合素质,规范招生入学秩序,缓解竞争压力。

而评价体系是教育改革的重点,也是牵动学生减负的“牛鼻子”,只有解决了评价问题,减负才能取得实质进展。

任何一项改革都很难单兵突进,对于减负来说,更需要综合施策、多方联动、标本兼治,才能跳脱出“越减越负”。伴随着教育改革的系统和深入,也让人们对真正解决减负这一“老大难”问题有了更多期待。(本报记者 王家源)


成都银康银屑病医院怎样
北京德胜门医院的专家有哪些
杭州治疗牛皮癣方法
常州牛皮癣医院哪家治疗好
上饶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