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特写长租公寓收房小哥从年薪20万到准备再

2019-08-15 11:23: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特写】长租公寓收房小哥:从年薪20万到准备再择业

“这几年,感觉很多事都被我遇到了,这不是抱怨……”“不知道长租公寓市场有多大,前景有多好,我到底还有没有机会?”一个混迹京城的长租公寓收房小哥反复这样说。

1990年出生的郭振(化名),来自河南,这四年来却经历了房地产市场的兴衰变化,尤其是他从2017年转做长租公寓收房员之后,对租房市场的瞬息万变更有了切身的感觉。

两头吃的新行当

2014年,从河南某专科学校毕业一年多的郭振,仍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回家干农活。因为某一天和父母发生争吵,一气之下,坐上火车进京找工作,从此与房结缘。

时光飞逝,2016年底,郭振已经从一名“小白”变成一位“卖楼专家”

。那一年,他用一句万能话——“买吧,再不买赶明儿又涨了!”说服了多位客户,一年就赚了20多万。那时候的郭振,每天都在想:“这样赚下去,过两年,我也在北京买套房住”。

2017年春节刚过,郭振带着女朋友,踏上了回河南老家的列车。尽管是因生气出来的,但是这趟回家,家里人看到郭振长出息了,引来了全村人的羡慕。

然而,从2017年3月中旬开始,北京陆续发布了房地产行业调控政策,好日子没过多久的郭振,再次陷入了彷徨,三个月下来,收入不足六千块。无奈之下,他选择了跳槽,来到了某长租公寓公司做收房员。

郭振坦言,当时的想法是,“既然房子不好卖,那么多外地人不可能睡大街,得租房吧!我认识那么多人,到时候房子收低点,中间赚个差价,两头吃,应该不少赚钱。”

不来不知道,一来吓一跳,长租公寓行业的水还不浅。房价被控制,但是租金在猛涨,这次钱来得比郭振想象得快,正是凭着这“两头吃”的手法,每个月下来能赚三四万元。偶尔还走个“私活”,给熟人介绍几套房源,拿三两千元的提成。

郭振说,收房的工作很累,收房时会面对各式各样的房主,看房时间也只能依房主而定。有时候早晨7点,房主就要求见面看房,也有半夜11点多要求上门收房的,联系更是随时的事。“尽管很累,但每次晚上回家,躺在床上,我就时常会想,努努力,再过两年自己也开家长租公寓公司。”

抢房时期,“收房要靠忽悠和抢”

郭振回忆,随着政策、资本的红利接踵而至,一个又一个企业开始涉足长租公寓行业。果不其然,一晃几个月过去,郭振能收到的房源也越来越少。房源堪称长租公寓的血液,郭振所在的公司也随着市场空间的紧缩,强力支持员工与其他公司争抢房源。

“遇到比我们小的公司,我们就会说‘您敢把房子租给那种小公司吗?’。假如对方比我们品牌大,我们就说,‘嗨,公司再大,给您多少租金,还是现实点吧!我们预付租金,您怕啥?’”用郭振同事王明(化名)的话说,是“狼多肉少了,只要闻到点血腥味,大家都会一拥而上,靠的是公司实力,但也要看谁更能忽悠。不过,随着市场透明度提高,越来越难忽悠了。”

说起“忽悠”,王明笑着回忆,“老话说得好,‘买的不如卖的精’。我就碰到过不同机构收房员一起给业主唱‘双簧’。房主同时面对几个收房员,让现场报价,我们几个收房员故意把底价放低,然后装作抬租金,最后还是低于市场价将房子拿下。”

“单凭几个收房员抱团没用,有时还要靠抢。去年抢房激烈时,老板就说了,‘哪怕赔钱也抢。不管别家多少钱,都给我加300元。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郭振告诉:“多家机构抢房源,结果造成当时房租大幅上涨。而大部分房主也变精明了,会多向几家长租公寓机构询价,激起收房员的争抢。”

不过,随着租赁市场规范管理,给郭振等“收房小哥”带来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一方面竞争对手增多,另一方面,一些公司开始在运用大数据系统收房。“房子位置、面积、楼层等输入系统,很快就会得出一个收房价格。但对我们来说,却是盼着这套系统能够晚点成熟,这样我们才有点空间赚钱。”

为了省钱,收入不断减少的郭振在半年内搬了三次家,女友也在他第四次搬家过后离开了他。

“俗话说,卖席的睡土炕,我这是暂时困难,与房子那么有缘,我就不信能没个落脚之处。” 郭振总安慰自己,“与之前没法比,但现在踏踏实实干,每个月也有一万多块钱的收入,日子还是能过的。”

做好再次择业准备

2018年8月17日,一则“长租公寓为扩大规模,高于市场价抢房源”的消息再一次改变了郭振的生活,长租公寓从此被推上舆论场。为此,北京住建委就约谈了自如、相寓、蛋壳公寓等主要住房租赁企业负责人,要求不得恶性抢占房源;不得以高于市场水平的租金或哄抬租金抢占房源。

郭振回忆,当天下午,部门领导紧急将收房员召集到公司,要求收房员也不能因为抢房源而向业主出高价了。

“不过,公司会按照与业主签订的合同时间长短给我们提成。”郭振介绍,“比如收一套房子,与房主签订三年租期,提成600元;如果签订五年,提成800元。期间,该套房屋每出租一间也会根据情况提成。反之,如果租不出去,也会倒扣收房人的钱。”

郭振觉得,随着行业竞争加剧,“爆仓”时不时发生,自己要做好随时再次择业的准备。

2018年,杭州鼎家等长租公寓出现“爆仓”事件,又将长租公寓推上了舆论焦点。对此,郭振部门领导李明(化名)对说,“目前长租公寓市场发展模式多为拿到资本,高价代理房源,再次获得资本,最后以更高的价格获得市场。一旦失去了资本在底部的支撑,长租公寓城市还能存在吗?

“该来的总会来,这几天,北京市长陈吉宁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出台进一步规范管理住房租赁市场政策措施,促进住房租赁市场稳定。接下来,不知政策会怎么走。”李明说,未来长租公寓的发展之路还很长,但不管天多黑,都要摸着往前走。

晚上11点,寒风凛冽,郭振决定收工。像往常一样,他走进了路边的烤串店,畅饮过后,他看着手里的酒瓶,对说:“我现在的公司,工资略微高出一点,但激情已被磨灭,都说喝了这个才会暖。”“不知道长租公寓市场有多大,前景有多好,我到底还有没有机会?”

新京报 张建 袁秀丽 校对 柳宝庆

肚子疼拉稀是怎么回事啊
补气活血化瘀中成药
一阵阵的肚子疼怎么办
整肠生作用功效是什么
分享到: